93年公共艺术年鑑
 封面银
在台湾,公共艺术不仅是形塑公共空间的媒介,在过去环境意识提昇的关键十年,公共艺术政策更负有提升「公民美学」的时代意义。透过文建会所制定的法定执行及审议程序,让各界不得不开始面对「美学」这个本来不具公共性及「艺术」的议题,在不断地討论及辨证之下,大眾的审美基盘及议论气度已透过政策引导而有所积累与成长。然而,公共艺术的「公共性论述」及「艺术性深化」仍犹不足,而深化公共艺术政策的关键,乃在於各界是否愿意「共同承担『美』的责任」。意即各公共艺术计画案的评审们是否愿意更包容作品的艺术性表现,让那些愿意挑战自我创作极限的艺术家们也能进入公共艺术这个创作领域;参与公共艺术案的艺术家们,是否愿意將不同的基地要求及民眾回应转化为內在创作力量,而不是以应付的心態面对民眾或兴办机关对艺术家或艺术品的期望;而做为公共艺术政策执行主体的兴办机关,是否愿意承担起工程艺术化及公眾论坛的引导者等双重角色,这些都是促使公共艺术能达到公民美学的关键。公共艺术政策在歷经十年鼓励设置的观念宣导期之后,在最近几年,本会极力畅导公共艺术应与公共工程结合,让公共工程与公共空间艺术化,而不仅仅是將作品设置在空间当中,此亦是本年鑑主题「共同承担一个美的责任」所要强调与阐释的。今年所收录的捷运小碧潭站可以说是很好的范例,让整个车站艺术化,也標示出公共艺术政策一个新的里程碑。基於相同理由,文建会自前年起,即已放宽公共艺术的认定条件,不再侷限於「作品」,任何形式的视觉艺术都可以是公共艺术范畴,认定的权力则交由各县市政府的「公共艺术审议委员会」决定,以协助各县市发展自己独特的公共艺术样貌。
‧参与公共艺术之艺术家人数较去年大幅成长与92年的34人相较93年共有125位艺术家参与公共艺术,若扣除〈台湾士林地方法院新建內湖办公室案〉的50位画家,人数亦达75位,仍比去年多了1/2以上的艺术家,说明了艺术家们逐渐不再视参与公共艺术为畏途,甚至年度內有两个个案以上的艺术家亦达14位,显见有相关创作经验的艺术家愿意再投入此一领域。亦可观察到除〈台湾士林地方法院新建內湖办公室公共艺术案〉因受基地之限而购置50位画家作品之外,画家参与公共艺术的管道受到一些限制,如何適当鼓励画家投入此一领域的创作,或透过各县市陆续成立之公共艺术基金规范,適当鼓励绘画创作,亦是可思考的方向。依地方特色而產生的艺术造街活动

令人欣喜的是,结合地域文化特色或脉络之艺术造街活动陆续出现,例如,花莲市公所「艺术造街系活动」、台南市「海安路第一、二期艺术造街计画」等。前者是市公所以花莲闻名的石雕为创作主题,邀请艺术家们在公共空间中创作一张椅子,展现花莲当地质材与艺术家特色。而海安路造街计画更是全国知名,让市中心一条因都市规划失当而没落的主要街道,摇身一变,成为吸引人目光的艺术大街。「艺术」与「公共」在此间不再是两相衝突的角色,而是相辅相乘的创作元素。而这两项计画恰恰不是法令规定下的「公共艺术」,更值得各界思考。

执行年月200412

 

  • Filed under: 著作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