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公共艺术年鑑
 打凸位置
公共艺术政策在欧美国家已经行之有年,同时,也塑造了许多欧美大城市人文艺术景观的风貌。台湾在十几年前也意识到台湾公共建筑的单一性和制式化,都会环境缺乏人文艺术的想像空间,因此,於1992年「文化艺术奖助条例」公佈实施,其中第九条让台湾的公共空间从此有了將艺术机制化的法令条款,也成了唯一不愁经费来源的文化政策。本政策执行十年以来,已经使台湾北中南城市的公有建筑和景观增添一些较具艺术造型和空间。不过,由於公共艺术表现的特质著重在「基地的公共性」、「议题的公共性」与「互动的公共性」三大层面,因此不仅是艺术家的创作理念,另外还联繫著空间、环境、建筑、景观、设计、社区民眾、艺术教育等客体元素的相互激盪,是一项重要而复杂的视觉艺术文化课题。本条例之订定规范了公部门介入公共艺术领域的机制,促使公部门开始思考、討论艺术课题,並凝聚集体经验。1998年订定发布的「公共艺术设置办法」,將艺术从美术馆的仪式性殿堂移驾到公共场域,此一流程在公共艺术的「艺术性」及「公共性」这两个面向中,產生了具体而深远的影响。

就「艺术性」而论,此一设置流程扩大了艺术界的参与,让公共空间不再属於铜像、特定艺术家或民间社团捐赠物所侵佔;就「公共性」而论,作品决策过程中因纳入了公共討论的机制,在某种程度上创造了「公共论坛」的场域,审美以及环境意识也因为这样的討论而提昇,且深化了推动公共艺术所需要的文化养份。

公共艺术政策另一层次的问题:审美的认知如何取得共识?如何建构美学共同体?事实上,关於公共艺术思潮的演变,正反映出上述艺术思潮的演化过程。

根据布尔迪厄的说法,过去艺术的作用在於分辨阶级。十九世纪之前,一般而言,艺术是一个特定的社会阶级所拥有。进入二十世纪,艺术的疆界、定义逐渐地被打破,艺术不一定只是美丽愉悦的,也可以是丑陋的、惊悚的、破败的。在形式上,视觉艺术已经与表演艺术、或多媒体等达到跨领域之多重交流与融合,成为当代重要的艺术潮流之一;在展演场域上,艺术创作已自美术馆、画廊、演艺厅及剧场中走入公共空间。换言之,艺术的所有者不再仅是少数菁英,而扩及一般社会民眾。

执行年月200312

 

  • Filed under: 著作出版